关灯
护眼
字体:

后续(四十八)噩耗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“都有了身子还哭成这样,若我们的闺女有个闪失,小舅子他日知晓岂不要内疚?”叶旭尧无奈的轻拍林珑的后背。

    林珑这才慢慢止泪,不由得撇了眼丈夫,这肚子还没显怀呢,他就又一口一个闺女地唤着,听得她都觉得这胎再不生人女儿,他都要魔怔了。

    “姑爷说得是,女人有了身子就要万分注意,一切当以孩子为重。”一旁的林绿氏也忙止泪说道,看着林珑的肚子,她就觉得人生十分的美好,尽管她自个儿从来没生过一儿半女。

    林珑听着自家二娘的含叨,脸上不禁含笑。

    权美环也忙伸手扶女儿上马车,“你二娘说得是,该注意的还是要注意,娘现在就盼着你这胎能顺顺利利的,当然还有你弟弟妹妹也能一切顺顺当当,我就算天天斋戒茹素也甘之如饴。”

    就因为二女儿快生产了,她死活不让林琦来送行,着霍源看紧林琦,别让她偷溜出府有个闪失,她现在对儿女是一万个上心。

    当然霍源在这点上与权美环看法一致,看着妻子的大肚子,他也是万分不放心妻子出门给小舅子送行,早早就请了假回家陪产。

    他不似叶旭尧子嗣众多,如今好不容易才添了第二个,自然是小心又小心。

    或许曾经走了歪路,如今她只想尽一切地弥补。

    林珑豪气地轻拍了下肚子,“娘,你们放心好了,我都生了个六个小子,还能不注意?”

    叶旭尧皱眉眼明手快地抓住她的手,“哪有你这样当娘的?”

    万一拍坏肚子怎么办?

    他的眼里满是责备。

    林珑自知理亏,唯有讨好地朝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林绿氏与权美环对视一眼,这才松了口气地拍拍胸脯,女人就算生得再多,也难保下一胎不会遇上难产,看来以后少不得要说说林珑才是。

    林珑不知道自己即将迎来两尊说佛,突然似乎在某隐蔽处看到张熟面孔,她上马车的动作当即顿了顿。

    眨了眨眼睛仔细再看过去,那面孔又不见了,真奇怪,她异样的表情引起叶旭尧的注意,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林珑摇了摇头,估计是她眼花吧。

    如果宣平侯府的古靖真来给她弟弟送行,哪会躲着不见人?再说自从古雪菲死后,两家的来往就不多,林栋与古靖的交情也只是一般般。

    躲在暗处的古靖手中正抓着妹妹的手臂,看着双眼红肿的妹妹,他感到难过又一阵无力,“小妹,你这又是何苦呢?”

    巴巴地来送行,又不能露面,苦的只能是自己?

    刚才若不是他反应快,只怕那襄阳侯夫人早就发现了此间的端倪,那岂不是平地又要再起波澜?

    能静睁着红肿的双眼,“他要远行,我就想来送送他,哪怕……”

    哪怕只能躲着远远地看上一眼,她也知足了。

    世间最怕的就是痴儿怨女的缠绵之情,古靖既愤怒又无可奈何,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拉着妹妹就要离开,能静却是拉住兄长的衣襟,“哥,他不会有事吧?”

    古靖嘲讽道,“人家有俩个厉害的姐夫,能没有周全之策?你就别瞎操心了,他肯定能平安归来,要不然他那俩姐姐岂会放心让他出京?”

    “这就好,只是那等危险之地,他一介书生何必领这差事?”能静不解地道,既放心爱郎远行,又忍不住略有责备。

    这不是平白让身边的人担心?

    古靖正色地看着妹妹,“富贵险中求,若我家中无父母与你的牵挂,必定也要去搏一搏这前程,在这点上,林栋比我狠,倒是让我刮眉相看。”

    父母在,不远游,他遵守这古训,林栋却能狠心抛下这一切去挣一个功名前程,确实是个狠人,以前他还真的看走眼了。

    能静的眼里闪着光辉,“我就知道他总有一天一定会出人头地的,到时候就能娶个称心如意的美娇娘生儿育女,儿孙满堂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那泪又不由自主地淌下娇美的脸庞。

    古靖一脸烦躁地拿帕子却手劲温柔地抹去妹妹脸上的泪水,“你若狠狠心按娘说的去做,那他将来的殊荣也要分你一半,你偏选了这么条路,现在哭又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语气虽然责备,动作却是疼宠无比。

    能静伸手抱住兄长的手臂,笑得凄美道:“他会永远记得我的好,我就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她不愿意看到林栋憎恨她的眼神,再说她也有私心,哪怕林栋将来儿孙满堂,娇妻美妾在怀,他的心底最深处永远有她的一席之地,这是他将来的女人也无法抹杀的。

    她将会是他心上永远的朱砂痣,床前的明月光。

    女人心,海底针,古靖表示他永远无法理解女人这种生物。

    林栋出行在外,林家的女人每天都少不得要记挂他的衣食住行,若是收到他的信少不了欢欣雀跃,就在堪堪过了年,林琦就要生产了。

    林珑接到消息的时候,正接待各府前来拜年的夫人,这是襄阳侯夫人每年必做的功课,自从叶钟氏不管事后,这一切都落在她的头上。

    她忙吩咐人备马车披氅衣,然后朝众位权贵夫人歉意道,“真是对不住,舍妹偏选在这时候生产,我不过去看看哪放心得下,改日再做东给大家赔罪……”

    “襄阳侯夫人先忙去,霍夫人生产那是大事,我们改日再来拜访便是。”有那人精忙说上几句好话,整个京城谁不知道这俩姐妹感情极好,换做别家姐妹哪会这么挂心?

    “对啊,夫人赶紧去,别让霍夫人久等,我等自行离去便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尽管知道这帮人与她之间不过是一般交情,说这些个话也因自己的身份不好得罪,但她做事历来不爱让人背后说道,所以林珑少不得还要再客套上几句。

    这才抛下一众客人匆匆赶往霍家。

    霍源依旧在产房前来回踱步,林珑到时就忙朝这妹夫道,“生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。”霍源一脸烦躁地道,看着侍女端出来的血水,他就的心就又提到嗓子眼。

    林珑忙劝慰了一句,“我进去看看,你也别太担心,这是二胎,肯定能顺当生产。”

    霍源点点头。

    林珑正要掀帘子进去,看到侍女抱着霍奕就要过来,她忙朝那侍女道,“抱奕哥儿到别处玩耍去,这儿血气重,别惊吓了哥儿。”

    霍源这才留意大儿子正双眼紧紧地盯着产房看,遂努力放松面部表情,伸手揉揉儿子的头,“去找祖父,爹待会儿再去抱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娘……”霍奕知道亲娘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等会儿娘就给奕哥儿添弟弟了,奕哥儿先去找祖父。”林珑忙道,就算再不喜霍堰,也不得不承认霍堰对这孙子也是疼宠至极的。

    得了姨母的话,霍奕的小脸上这才重新绽放笑容,朝林珑与霍源重重点了点头,这才由得侍女抱他去找祖父玩耍。

    霍堰之前来等过一会儿,见林琦还没生,遂又先行回去了。

    林珑这才放心地掀帘进去,权美环与林绿氏正协助稳婆给林琦接生,正在这当口,稳婆惊呼,“生了,生了,是个哥儿……”

    林珑一听是个带把的,步子当即一顿,想到霍源是武将,这多生儿子也是好事,脸上的笑容那是掩也掩不住。

    权美环已经抱住孙子笑吟吟地看了半晌,林绿氏也在一旁稀罕地看了半晌,这新生儿每看一次,她都觉得生命奇妙无比。

    两人都没留意到林珑的到来,直到她出声,“这哥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