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章 偷药的孩子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天灰蒙蒙的,点点飘落着雪花,时而凉风吹过,拂动着空中的精灵,奏出一道悦耳的沧桑。铅色乌云遮盖了温暖,在冰凉的冬天,淋下了透彻心扉的寒冷。地面干燥,初下的雪并不能掩盖喧嚣的尘土,风吹过的街道,会扬起漫天灰尘,弥漫在宁静的冬日,在这个四季里最让人沉静的节气。

    天空中的雪花,打着旋飘落,如一只只起舞的蝴蝶,房屋披满银霜,少了几分喧哗,多了几分空灵,地上的积雪还未散去,银装素裹,少了几分活力,却越发显得神秘。初下雪时,往往雪片并不大,也不太密,如柳絮随风轻飘,随着风越吹越猛,雪越下越密,雪花也越来越大,像织成了一面白网,丈把远就什么也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冬天不是繁忙的日子,特别是大雪纷飞的时候。大多数人都聚在家里,守着火炉,温一壶热酒,乐呵呵的谈着一年的囧事,放下了平时的疲倦,在一年之末去享受着最后的心静。

    渐渐的,雪,盖满了屋顶,街道,压断了树枝,隐没了种种物体的外表,阻塞了道路与交通,漫天飞舞的雪片,使天地溶成了白色的一体。

    突然间,一声声咒骂,打破了天地都在享受的宁静。忽然传来一阵喧哗,依稀听到有人叫道:“老子今天就揍死你这个兔崽子,看你还敢偷东西!”

    “一定又是那小子”,所有人都如是想。这么冷的天,倒是苦了这个孩子。他是芙蓉街有名的小混混,倒不是整日游手好闲不干正经活,只是他天生哑巴,而且为人木讷,曾有好心人雇佣他当伙计打打杂,算是混口饭吃,可是他不是砸了盘子就是伤了自己久而久之也就没有人在收留他。不过街上人看他可怜就施舍点吃的给他,倒也饿不死他。甚至有好心人送他几件旧衣服,日子虽然清苦,倒也无忧无虑,活得滋润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为何今天这小子会偷东西,这可是伤了全街人的心。渐渐的,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响,门口都有不少想看热闹又挤不进去的人站在了台阶上踮着脚朝里瞧,有人还不停的喝彩起哄道:“打的好,打死他!”

    也有几个看不下去的轻声叹息说:“作孽啊,这么还不把人给打死了?”但到底没有出面拦着,想起平时对着小子的好,心里总觉得热心肠让狗给吃了。

    那孩子衣衫褴褛,脚下的破鞋露着脏兮兮的脚趾,干燥的手早已经皲裂,渗着丝丝血汁。身子很是消瘦,干瘪瘪似乎被风一阵就吹跑了。此时他正被按在地上,脸深深的陷在雪中,一动不动的忍受着痛打,嘴角已经流出血。可是他依然蜷着身子,双手抱在胸前,将偷来的东西死死的保护着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似乎是气消了,那打人的伙计大口的喘着气:“再让我看到你偷东西,看我不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雪依然飘洒着,弥盖了整个小城,街道上已然变得宁静起来,没有了热闹可看,人们也就回到家里守着火炉,只是昏倒在地的孩子早已成了酒后茶饭的遗忘,谁还会记得曾经不屑一顾的小人物,哪怕是死了,也只会笑一笑逢人便说:“那个谁谁谁已经死了。”来彰显自己的消息精通,赚取片刻的骄傲。

    少年的头吃力的从泥地里抬起,露出一张混合着泥土与鲜血的英俊面庞。可惜,脸上已是青一块紫一块,鼻子和嘴角边的血丝还不停朝外渗出。但是他的眼睛却依然明亮,未有一丝仇恨的嫉妒,只是流漏着颇多的着急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少年的手一软,无力的趴倒,口中发出低低的呻吟,一滴鲜血落在了雪地里,变成了震慑人心的红色画张。双手颤抖着,狠狠的撑起瘦弱不堪的躯体,但全身的疼痛,让所有的努力,顷刻化为泡影。

    天很冷,只是少年却汗流浃背,是来自痛彻心扉的伤,更是那不可等待的着急。天地漫漫,布满苍穹的大雪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开阔,没有鸟兽虫鱼的寂静中,白茫茫的大雪下,只是一个娇小的身躯在爬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